【志工心得】除了按讚,我們還能做什麼?──919志工宣誓及參訪立法院心得

上週三和公督盟、以及其他志工夥伴們到立法院進行國會監督志工進駐的宣誓,在記者會中,我們演了一齣小小的行動劇,劇中提到「每天辛苦工作,月薪卻賺不到兩萬塊」的勞工心聲:「付不起房貸、繳不起小孩學費,卻不知道該怎麼辦、能做什麼。」當時的劇情,對照起本週一行政院長陳沖確立基本工資「時薪先漲、月薪緩漲」的政院立場,更突顯了勞工目前的艱難處境。本週三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赴立法院進行施政報告──而這個攸關全國近一百五十萬勞工的施政報告,公民們卻仍然不被允許旁聽。

在上週的記者會後,我們也和中原大學的同學們一同進入立法院參觀,並由劉建國委員辦公室的田飛生主任、林旻信助理和我們進行一場簡短對談。在對談中,有幾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

有位中原的同學提到:許多大學生認為立法院就是「亂」,進而對政治冷漠,失去參與國家公共事務的熱情。而林法案助理則認為,我們的大學生們也許可以更主動些,像之前法國退休年齡延後就引發法國大學生上街示威抗議,對比之下,台灣的大學生們卻對退休年齡調整不聞不問。不過我想,法國和台灣各有不同的歷史文化背景,用這樣的一個事件來譴責大學生們不夠主動,未必是全然公平的。

另外,有幾位同學和志工,分別表達了對大埔徵地、有機農業發展等議題的關心,他們對各議題和相關法案的熟悉程度,也顯示出:持續關注議題的公民們,其實是很有能力藉由對事件的了解、結合自身經驗,對議題提出多元的想法和意見。我相信這對台灣社會的發展也是相當重要的。

會中,林助理更和志工陳寶樹大哥模擬了一段立委質詢官員的簡短應答。林法案助理說,官員在回答時,可能會用某些方式「帶過」,讓你覺得「聽起來」很有誠意、也很專業,可是有經驗的立委就會知道這是「實問虛答」。田主任也提到,我們一般會覺得立委「權力很大」,但是在整個可使用資源、和人力編制上,行政體系卻是比立法體系來的龐大許多。

上述的這幾個現象在在都顯示出「持續推動國會開放、透明化」誠然是件重要且對的方向:唯有讓國會更透明、資訊更容易被一般民眾所取得,「亂」的立委們才能被檢視、淘汰,而不少好的立委們也能夠被肯定──而非統統被冠上「亂」的惡名。唯有讓國會更透明,關心各議題的民眾才能獲得第一手的旁聽「立委質詢官員」資訊──不僅僅是IVOD系統裡顯示的對話,更能知道整個議事現場的情況:有多少委員在底下專心聽?議場整體氣氛如何?委員是否質詢完就離開會議了?也唯有讓國會更透明,才能讓所有的公民們,以不同的方式,共同為監督國會與政府出一份力。──相信很多關心社會的朋友們,除了按讚,都願意以更實際的行動來關心立法、關心國家。

(本文為公督盟不具名志工撰寫之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