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看國會—冤案不斷 司法改革不間斷

張佳婷(台大公衛系四年級,公督盟志工)

1996年,台北市大安區發生一起女童遭性侵後殺害的命案。倉促審理過後,隔年,被認定涉案的江國慶便被執行槍決。2011年台北地檢署傳喚涉案人許榮洲到案說明自己的犯行;同年,江國慶案再審判決無罪,「錯殺無辜」的社會輿論頓時沸沸湯湯。而須對此案負責任的空軍前作戰司令陳肇敏等人卻在2012年獲不起訴處分。不禁讓人感嘆,台灣司法出了什麼問題?

9月21日,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與新頭殼合作的「公民看國會」節目,邀請到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秘書蕭逸民,除介紹司改會成立的歷史脈絡,介紹司法改革議題外,也分享現今台灣的司法體制還有什麼地方有待改進。

司改會自1995年成立至今已17年,成立的原委可以追溯到解嚴後百廢待興的社會氛圍,當時包含立法機關──國會全面改選以及行政機關──總統直選兩部分皆大舉邁向民主化,在三權分立的原則之下,最後一步便是司法改革。於是,在第三次修憲後,許多律師與學者共同串連成立了司法改革基金會。

當時司改會最重要的訴求便為反對干涉司法,除去「法官入黨」的陋習,盡可能避免立法機關關說以及行政機關干涉司法案件;並且,使司法機關預算獨立,讓案件能夠公平審理不被金錢干擾。蕭逸民表示,當初的法律系統不被人民信任,甚至許多優秀人才因不願成為統治者爪牙而拒絕就讀法律系。雖然現今已有長足進步,但仍有諸多不足需要繼續努力。比如在先前選舉過程中,檢調大舉到行政首長家、辦公室搜查,使人民有「司法介入政治鬥爭」之疑慮。

蕭逸民表示,目前台灣司法改革運動的方向與目標有二:首先,明文的司法制度已經十分進步,但事實上制度與現實仍頗有落差,反映了制度還是要人來執行的實情。因此2011年通過《法官法》,試圖保障優質法官、淘汰失職法官,以維持司法品質的水準。其次,一般司法制度的設計皆為判決向上負責,例如三級法院要向二級法院負責,而二級向一級等,然而法院卻全然不用對人民負責。2012年司改會便在推動《觀審法》,試圖在判決中加入民眾的觀點,也促使法官盡可能以常民語言向社會的大眾解釋法案。

蕭逸民指出,司改會未來十年重要目標,便是將改革帶進民眾家,讓民眾對自己的抉擇有信心,知道一般人犯的錯法官也有可能犯,一般人能做的事情法官或許因為居高位而有諸多限制。近期司改會接獲相當多民眾的電話,投訴法官與檢察官。蕭逸民認為,這顯示人們有越來越好的認知,懂得主動要求司法品質而非僅是事後伸冤。

談到像江國慶這樣的冤案,蕭逸民表示,民國76年之前,冤獄賠償便賠了百億元以上;至民國80至90年間,又再賠了超過45億元,然而國家從來沒要求製造冤獄者如法官、檢察官或警察賠償。陳肇敏當年他下令刑求並草率槍決江國慶,卻不需要負責任,非常荒謬。他強調,歡迎民眾參與之後司改會發起的法庭觀察,對國防部、地檢署進行實質的監督。而在10月10日之前,司改會發起了「在意江國慶」的萬人聯署活動,10月7日亦有「咎責」的排字活動,企盼民眾能夠主動發聲,一同改善台灣的司法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