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監督】選民利益PK公共利益 猜猜誰會贏?

 

在台灣,人民同樣要納稅,南北城鄉所受到的待遇卻大不相同。近年來,台電在大城市推動高壓電塔地下化政策,卻又在鄉村興建高壓電塔,官僚、政策的相互矛盾,沒有章法、沒有配套,讓人民受苦;所以南北、東西城鄉的差異化,使得遷移高壓電塔永遠追不上選民抗議的速度,許多拉著白布條的民眾在全台特地追著台電跑,大家都知道高壓電塔所帶來的高壓電磁波輻射,讓人民擔驚受怕還造成房價不斷下跌。大家很想問:「為什麼南港、內湖地區選民,所受的待遇就截然不同?」

 

案例一

公共利益和選民利益亂了套

 

  二OO三年台北松山基河國宅的選民開始向立委蔡正元陳情,居民說高壓電塔會罹癌,蔡正元說:「我沒有科學數據證明高壓鐵塔會得癌病,只是理論上有這種可能性,既然選民會恐慌我就要處理。」他想出了新策略,直接對台電攤牌,「我認為一定要地下化,這不是健康問題,而是經濟問題,只要有高壓鐵塔在,房子會比較便宜」。高壓鐵塔影響房價,一戶損失幾萬,上百戶就差很大,台電拿財委會召集人沒辦法,「因為我有正當性,房子的確會跌價,當然我是財政委員會管預算,大概也賺了一點便宜。」蔡正元坦承,他在南港、內湖舉辦一場場協調會,一座座高壓電塔和電線桿開始地下化,他為選民利益計較,也讓自己的選票便成了鐵票。

  剛開始推動高壓電塔地下化,蔡正元還是菜鳥立委,但是「財政委員會」的光環,讓他對台電施壓時無往不利!他自豪的說,南港區胡適國小的高壓鐵塔問題已經二十多年,抗議、陳情的手段都用過了,他親自出馬,台電先說,「委員拆電塔,『沒錢啦』,他最後是透過中央研究院向台電提計畫」。蔡正元告訴筆者,電塔地下化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土地和預算問題,台電本來想耍賴皮,後來說「委員既然這麼堅持,那麼我們就把預算編好!可是土地問題我們沒有辦法解決,委員要不要想辦法,我只好答應,我只好一個一個去解決,土地一搞三年。」這個案子,光工程就花了兩、三億,還不包括土地租、購費用。

  東湖高壓鐵塔地下工程完工之後,隔著一條內溝溪的汐止白馬山莊為了要求高壓電塔搬離抗議了一年;居民質疑「東湖都可以地下化,為什麼白馬山莊不行?」蔡正元雙手一攤,「我願意幫他們地下化,可是東湖高壓鐵塔地下化工程就花了六年、協調會舉行超過五十次…」。對蔡正元來說,光是幫選區選民爭取利益,就消耗了六年,他哪有力氣再幫白馬山莊。對每隔四年就面臨選舉壓力的立委來說,選民利益優於公眾利益,照顧選民最實在,現在的區域多半以「選區利益」為優先。

  根據台灣電磁波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陳椒華指出,根據近年來義工陸續投入嘉義市嘉南社區、台南市安南區南興理、高雄縣茄萣崎漏村、屏東瑪家鄉、雲林惠來里、台北瑞芳鼻頭角,以及七股鹽埕氣象雷達站等地區電磁輻射危害調查,這些區域都有共通點,不但基地台設置後罹癌情形密集且多位於基地台兩百公尺範圍內,且多數癌症為基地台設置後之新發癌症,甚至有多戶每戶至少有兩人罹癌或中風,甚至多戶家中三人同時罹癌。

  當各地民眾對於興建變電所、架設輸電線及行動電話基地台等相關設施反對、抗爭不斷時,高壓電塔引發的電磁輻射已不再是單一選區、立委選民服務問題。高壓電塔爭議已是危及公眾安全的公共議題,「高壓電塔地下化」不應該被局限在立委的選民服務範疇,台電也不應該被少數立委簽著鼻子走,圖利少數特定區域選民。

  二OO八年立委提出了《電業法》第34條條文修正草案,主張電磁波是否危害人體健康雖仍是未定論,但為避免民眾抗爭造成變電所、高壓電纜、電塔等營運問題,影響供電正常,以及兼顧全民尤其是學童之健康和消除民眾疑慮;主張規範相關高壓配電設施,並應該與校園、住宅保持一定距離;這是台灣電磁波公害防治協會長期抗爭後首次獲得立法院的正面回應。

  二O一一年四月底,環保署完成了「電磁波危害的作業規範」,明定未來新設的架空高壓電線須離學校及住宅逾20公尺,離醫院逾30公尺,且基地台不得設於高中職以下學校。這是政府首度針對學校等敏感地區提出防範電磁波的明確規範;但是,對於全台高電塔是否要全面地下化,以降低電磁波對民眾的危害,從立委爆台電都沒有通盤的檢討與前瞻性的對策。

 

《國會防腐計》2011年5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