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評鑑】綠藍立委同謀修法取消外籍漁工的社會保障基本人權

文/施逸翔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秘書)

外籍移工遠離自己家鄉母國來到台灣工作,他/她們不管是廠工、家庭看護工、還是漁工,都是應得平等對待與尊重的勞動者與對台貢獻者,不應因為國籍、地域、膚色、性別、語言而受到歧視或差別對待。但實際上,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外籍移工長期以來都受到結構性的歧視與剝削。本勞外勞基本工資脫鉤的壓力鍋一直蠢蠢欲動,家庭看護工實際上根本無法受到勞動基準法的保障;語言的隔閡甚至延伸到對移工們非常不利的法庭,完善的通譯制度根本無法落實;更別提各種因為缺乏相互理解與對話所造成的傷害性歧視,一直在這座號稱融入多元文化的島嶼上築起高牆。本文特別想提在島嶼邊緣及島嶼之外,以生命向海洋搏鬥的外籍漁工們,作為主管機關的農委會漁業署,甚至在一場正式的官方會議中宣稱:「外籍漁工不是勞工,並不受勞基法的保障。 」

  

當然,外籍漁工是不是受勞基法保障,並非漁業署說了算,同場會議的勞動部以挺不堅決的口吻宣示了與漁業署不同的看法,外籍漁工當然是勞工。這個兩機關不同調的爭議,直接導引出如下的決議:「外籍漁工及境外僱用之漁工,是否適用勞動基準法之爭議,請行政院勞工委員會送請行政院協調。」但直到324血腥拍肩院長江宜樺都已下台的此刻,行政院都未出面協調爭議,看來對於行政院長而言,這件事不管如何,跟其他人權議題一樣,都無須辭職下台負責。

   

行政機關無感的外籍漁工人權議題,部份漁業縣的藍綠立法委員卻格外「關注」。但他們並非佛心來著想要修法以符合兩公約對於外籍漁工的基本人權之保障,而是倒施逆行,要求修改漁業法取消外籍漁工的勞健保社會保障。

   

首先,是民進黨三位漁業縣立委潘孟安、楊曜、與陳歐珀等,力推《漁業法》第六十九條之二條文修正草案「漁業人僱用之漁業從業人具外國籍者,自中華民國98年一月一日起,漁業人以該漁業從業人為被保險人,投保含一定保險項目及金額之商業保險,不受勞工保險條例第六條與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八條第一項第三款之限制。前項一定保險項目及金額,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試圖以投保項目與金額都不明確的商業保險,取代外籍漁工最基本的勞健保等社會保險,此舉無疑將使得原本就已處於高危險海上工作環境的外籍漁工,連最基本卑微的保障都給剝奪掉了。而民進黨這些立委就是試圖在立法院六月臨時會,偷渡此法案 。    所幸,在同黨林淑芬委員的強力阻擋,以及得知訊息的許多社運團體緊急召開譴責記者會 ,才勉強暫時阻擋下這個明顯違反兩公約的惡法案。

   

國民黨立委也不甘示弱,由蘇清泉與黃昭順兩位立委提案的漁業法增訂第六十九條之二條文草案:「漁業人僱用之外國籍漁船船員未領有全民健康保險憑證者,不受全民健康保險法第九條之限制。」雖然修法內容與民進黨的提案稍有不同,但藍綠兩黨在此案的政策立場是完全一致的,就是要透過商業保險取代具有「社會公益事業,而不僅僅是經濟或財政政策的工具」的勞健保社會保險。

   

對於藍綠兩黨部份立委的同謀想法,我們必須予以嚴厲的控訴和批評。兩公約規範「『人人』有權享受社會保障,包括社會保險。」時,就表示每個人只要是在國境之內,以及在掛有我國國旗之漁船作為境外延伸,無分國籍,都享有這項權利,不容被剝奪。

 

台東成功漁港。(提供/張正)

 

台東成功漁港。(提供/張正)

 

深澳漁港,廖雲章拍攝:這首歌旋律昂揚振奮,不時出現印度尼西亞的字句,推測可能是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