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屆立委選舉】立委在放牛的日子:孔文吉

一天的投票決定四年的立委,你知道四年前的那一票、四年間發揮什麼作用嗎?在屆期任滿前,一起看看這些立委表現如何吧!

 

孔文吉委員已任三屆立委,此次也投入第九屆立法委員選舉,選區為山地原住民選區。第八屆已評鑑的七個會期,孔委員就有六個會期獲評為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待觀察立委,六會期中法律領銜提案僅有五筆、預算刪減提案一筆,被列為吊車尾名單中的一員。(網頁連結:http://www.ccw.org.tw/p/22264。)

 

原住民立委的選區分為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選區,立院內分別有山地原住民立委三席、平地原住民立委三席,每屆的立委中佔六席的原住民立委,是立法院內理應扮演關鍵少數的角色。

 

孔文吉在第八屆八個會期中有三個會期法律領銜提案皆為零筆,「立法」委員都不立法了,還算是立法委員嗎?而在其待觀察的兩個預算會期中,預算刪減提案通過委員會初審的僅有一筆。

 

立法委員的職責是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施政,孔文吉委員也了解這一點。

因其不但在第七屆任期時凍結原視預算因不滿意《原運》紀錄片的價值立場,藉立委的職權介入原視的報導立場。並要求國工局舉辦從未舉辦過的產業道路通車典禮。而第八屆任期時,其辦公室助理為酒駕關說、並對所長說要找警政署來聯絡。而孔文吉委員僅表示,助理行為不妥。卻未曾交代,助理為何認為可找警政署來幫助這件案子?更曾於今年(2015年3月)在質詢台上對交通部長關說人事案,並說交通部長不回應,「讓本席對你交通部長的印象不是很好。」

 

孔文吉委員在接受聯合報訪問時表示,做事就是要為原住民爭光、選立委要為原住民權益問政發聲。綜觀其問政表現,雖不能否認其於選區投注的心力,但原住民族究竟需要怎樣的立委?

 

原住民的選區幾乎是全國性的,原住民立委也曾以選區很大來抗議公督盟評鑑制度的設計。但正因原住民的困境是不分族別、區域的,立委更應以制度面的改進為目標,而非著眼於個人、福利式的努力。原住民立委所擔負的責任,絕不只是個人式的選民服務,堅持的立場也不應以黨為依歸。

 

2016的立委大選,選民們可要睜大眼睛、審慎的投下選票了。

 



-------------------

孔文吉委員質詢原民會副主委林江義

會議公報(逐字稿)http://goo.gl/L2y9GB

會議影像 https://goo.gl/CEZbM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