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評論】新國會第一項考驗:委員會利益迴避

立法院委員會選擇是依政黨比例分配席次,各政黨在每個委員會最多席次原則上依各黨總席次平均數為上限,立法院共有八個常設委員會分別是:內政、外交國防、經濟、財政、教育文化、交通、司法法制、社福衛環境委員會。各委員會委員人數至少為十三席,最高不得超過十五席,若以這次選舉結果估算,國會最大黨民進黨每個委員會約可分配到九席,國民黨則是每個委員會最多可安排到五席,小黨則採彈性分配,若時代力量、親民黨欲使專業型立委進入所屬委員會,勢必要與他黨協調才能避免「曾巨威遺憾」再度發生,委員會選擇攸關後續優先法案的與國會改革法案的推動與審議,不可不重視!

 

利益衝突迴避應為最大原則

除了專業取向做為考量外,利益衝突迴避應是最大原則,委員會召委權力大,能主導會議議程、排定待審議案以及主導接下來的預算審查,甚至是可以以「不作為」達到施壓的效果。召委因為有排定審查法案之權力,所以只要召委不願意排案,便達到其政治目的,而委員會亦能請到相關官員至委員會進行專案報告,以及審查該單位年度預算之權力,若不遵守利益迴避原則,恐引發社會大眾質疑此舉是否有球員兼裁判之嫌,不恪遵利益迴避原則的案例不勝枚舉:

國民黨籍立委廖正井曾遭檢方起訴賄選案雖在更一審中判決無罪,但高檢署已經在收到判決書後,上訴最高法院。目前此案尚未定讞,廖正井有案在身,竟在第八屆中長達五個會期中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擔任召委,未遵守利益迴避原則,引發質疑,親民黨籍原住民立委林正二,亦被控於九十六年爭取連任第七屆立委時,涉嫌藉選舉餐會賄選,去年7月被判當選無效定讞,喪失立委資格;高等法院更二審判決認定他賄選事證明確,改判一年八月徒刑、褫奪公權一年五月。卻在第八屆接連兩個會期進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不避嫌之做法讓人擔憂司法法制委員會是否已成被告立委庇護所,並可能影響司法調查、審判之獨立性。

民進黨籍立委薛凌身為陽信銀行掌門人,其實曾因違法超貸給其胞弟,薛凌、與其夫陳勝宏等人被依背信等罪起訴,依《銀行法》背信未遂罪宣判,於銀行業涉入極深的薛凌委員卻在第八屆接連進入主管銀行業、銀行法規的財政委員會,審理金管會預算等,擔任召委難免引起外人聯想,另外國民黨籍張慶忠,根據財產申報土地部分就占了10多頁,總共有200多筆的土地,土地遍及新北市中和、永和、土城、三峽、新店,以及台北市中山區,總價值破百億,不只坐擁多筆土地,他在2013年的房產買賣申報紀錄也高達86筆,在立院排行第2名,則在第八屆進入主責營建相關法、土地徵收條例的內政委員會,論實質影響力不可不慎重思考。

落實委員會專業化

委員會專業化顧名思義,落實委員會中心其中最重要的原則,主要讓擁有專業的立法委員能夠依其領域選擇適合的委員會,使其有效發揮專家立法的功能,提出妥適的立法計畫,民進黨這次提名非常多的專業立委,但是專業立委是否能夠進入所屬委員會發揮所長,則是新國會除了議長選舉外另一個焦點之一,以過去各政黨委員會選擇的制度來看,不外乎區域優先不分區彈性分配﹔或是以資深制、專業保留、抽籤等不同制度來安排委員會。


但是若是採以區域立委優先選擇的制度,不分區的專業立委恐無法分配到與所長相應的委員會,重演四年前財稅立委曾巨威無法進財政委員會窘況,民進黨這次不分區提名很多在擁有專業知識與的「社會組」立法委員例如食安專業、老人福利、環境保育不分區委員,恐無法進入其所屬委員會,而國民黨這次在財委會遇到同樣狀況曾銘宗委員亦可能無法到財委會發揮專長,委員會安排的最終結果,可顯示出新國會對於專業價值與區域利益的兩種價值取捨的結果,公民亦可從中窺知新國會是否能有落實委員會專業化的企圖與決心。

 

委員會選擇,攸關新國會未來!

綜上所述立法院作為國家最高民意代表機關,自然被期待能為全民樹立良好的民主法治典範,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我們理應建立一個良好的制度,而非期待個人的道德良知,應該從制度解決問題,在制度尚未完全建立前,立委應落實利益衝突迴避原則,各黨團也應對此嚴加規範黨內立委,立法院應盡速將利益衝突迴避落實於法規中,因此,不僅各立委應落實利益衝突迴避之原則,我們也呼籲各黨團在委員會選擇上,應以高道德標準規範黨內立委。


公督盟將持續做好監督者的角色,於每個會期仔細檢視進入之委員會的委員有無違反利益衝突。同時,我們也考慮將黨團是否有盡其義務規範黨內立委、禁止有案在身立委進入司法法制委員會等案例,列為黨團評鑑及觀察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