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搶海基會骨頭的小丑們

身為立委在國會一不質詢,二不審法案,三不表決投票,奇不奇怪?見怪不怪;從院長寶座淪落為陽春立委的王金平,就是這等貨色。

最近傳言紛紛,說王金平與宋楚瑜等都是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宋楚瑜日前接受訪問,劈頭反問記者:「誰說海基會的人選都已經定案了?」談到「九二共識」,則強調說:「不要因為一個名詞傷了和氣。」宋有沒有企圖心?是不是向中國表態?向蔡總統喊話?有趣。至於王金平動作更大。在施政總質詢最後一天,站到質詢台前,沒有邀請院長或任何官員答詢,既不「質」又不「詢」,一個人自拉自唱、玩單口相聲,足足搞了卅分鐘。

依「立委投票指南」紀錄,從二○一二年到二○一六年,貴為院長的王金平,表決缺席率竟高達九十九.二九%,只有涉及中國國民黨權益及黨國核心價值時,王院長才會出手。現在不過陽春立委了,本屆立院開議,投票依然掛零。不只不只,掛零的還有質詢率;惹得「公督盟」很惱火,嚴詞譴責王金平「放棄責任」。王金平居然振振有辭的拿「慣例」當擋箭牌:「從劉闊才到劉松藩,當過院長的都不質詢」云云。是嗎?「破例」的至少有兩位:前有張道藩;後有王金平自己。

一九五四年發生吳國楨事件,蔣介石下令立法院長反擊,於是張道藩銜命上陣。自稱「從未使用憲法第五十七條所賦予的質詢權」的張院長,火力全開,痛批他「南開中學時代的老同學」前台灣省長吳國楨,而且一連質詢三次。

王金平不讓前賢,大言夸夸,十四頁、七千多字的講稿,立論基礎在「堅持是非對錯的價值」;其實就是「是非對錯」四個字。要反詰的是,王金平致力中國國民黨立委凡四十年,終特務頭子蔣經國白色恐怖時代,王金平可曾做過一件堅守是非對錯的事?說一句伸張民主價值的話?區區小立委,憑什麼在馬統「聯共治台」倒地不起之際,突然舉起正義的旗子,要結束「藍綠惡鬥」?

滿口仁義道德,說什麼:「面對自己,檢討自己」,骨子裡不過是替中國兩黨做代言人。王金平以「藍綠和解」為名,目的是擋下「轉型正義與不當黨產條例」,向黨中央示好;渾不問「是非對錯」。另一方面對中共獻秋波、拋媚眼,說什麼「引入市場經濟的中國大陸已不同於文化大革命的大陸」,替獨裁專制塗脂抹粉,不以為恥。還引宋儒「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不通的話,討好中國。天地的心,如何立?生民的命,又是什麼東東?胡扯。

與其把宋楚瑜、王金平們送去替中國數鈔票,不如緩一緩,玩「空城計」,讓誇口「兩個一百年」完成統一大業的習近平們焦急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