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傳媒】余宛如嗆徐永明收割「搶業績」 全因公督盟追求量化KPI

「大家都說時代力量是時代鐮刀,只有刀砍在自己身上時,才真的感受到痛啊...」20日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在臉書上寫下這段話,質疑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收割」自己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法案,徐永明當天則回應在同一法案上常有不同立委分別提案,他認為儘速推動法案通過才是重點,兩派支持者也同時在網路上隔空交火。

9日余宛如與同黨立委蔡其昌、趙天麟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表示目前自行車加裝兒童座椅是違法行為,但卻造成許多家長接送孩子不便,因此將推動修法,鬆綁不合理法規。

先開了記者會,法案來不及提出卻被其他立委「抄」走,這件事發生在余宛如身上不是第一次,她表示對這種「搶業績」的行為感到遺憾。但是,立法院裡的「業績」之爭,是從何開始的?

公督盟訂的KPI,重量不重質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針對每屆立委各項表現進行評分,並選出各委員會「最優秀立委」、「待觀察立委」,且每個會期舉辦頒獎典禮。

公督盟的立委評鑑辦法,包括基本表現、公民評鑑、資訊揭露、加減分指標等項目。

基本表現包括立委院會、委員會出席率、委員會質詢次數與法案預算審查次數、法案與預算決算案提案次數,占75%;公民評鑑則透過公民針對立委評比其問政專業與問題解決技巧等,占20%;資訊揭露則占5%,其中設置加減分制度,立委可透過推行「陽光法案」新立或修法、特殊事蹟等加分,最高可加至55分,若有侵害基本人權或脫序表現等將被扣分,扣分則無上限。

但是,如何定義陽光法案與特殊事蹟等加分項目?公督盟的評分規則裡並未有完整劃分,也讓許多立委助理大喊無奈:「加分最多可以加到55分,標準卻這麼模糊?」

「最無奈的是,加分評鑑資料都要由委員辦公室提供。」一位年輕立委助理表示,遇到評鑑的時候就要埋頭準備資料,讓他質疑,立委辦公室的工作究竟是為民服務還是為評鑑做準備?

另外,公督盟所訂的評分標準大多是量化評分,所以才有委員必須「衝業績」的說法,公督盟要求的質詢次數成績,也僅限於所屬委員會的質詢次數,常讓認真的委員備感挫折。

上一會期中國民黨立委許毓仁與民進黨林靜儀就被評為「待觀察立委」,兩個人在上個會期中都有出色表現,因此被外界稱「大爆冷門」得下這個獎,林靜儀當時氣得開記者會,拿出上個會期努力的成果,澄清自己的表現決非「待觀察」;許毓仁也表示,他雖然在司法委員會,但是關心的議題很多元,包括新創、數位經濟、教改等等,被評為「待觀察」真的有些不公平,他也說,希望公督盟的「量化」KPI指標能夠改良,才不會造成委員急著追求業績,反而忽略了法案內容應該對民眾有益。

對於外界誤會,公督盟要喊冤
不過,因為立委評鑑被外界不斷質疑的公督盟也有話要說。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為了要維持客觀評鑑,95%左右的評分都是來自立院公報上的紀錄,如果有立委想爭取「優秀立委」名額,可自行提供加分資料。

張宏林也提到,第7屆以來,立委素質不斷提高,舉例而言,第7屆第1會期的立委整體院會出席率為44%,到第9屆第1會期已經進步至88%,他說,某些待觀察立委可能自認很認真,但是相對而言其他委員「非常認真」,如果不再更積極一些,恐怕排名就被擠到後面。

對於余宛如、徐永明一事,張宏林則認為,如果立委間彼此有抄襲行為一定會嚴厲譴責,但是也難以界定何謂「抄案」,他舉例:「如果上一屆提案的法案未通過、立委也未連任,就不能再提案嗎?」但是立委提案時,應該跟提出過相關見解的委員打聲招呼,才不會造成誤會。

另一層次而言,他認為立委的「衝法案業績」行為,不該歸咎於公督盟的評鑑標準,張宏林舉例,學校要求老師透過點名了解學生出席狀況,卻發現有學生翹課,「如果發現學生翹課,而認為老師不該點名,不是很不合理嗎?」他也表示,公督盟的評分標準會盡量維持客觀,起草、簽署法案的數量只會讓委員避免列入「待觀察名單」,若要列入「優秀名單」,仍需視其法案是否符合社會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