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國會》季刊153期:新國會第一會期有何轉變?

整理/莊宜融(公督盟政策部專員)

第九屆新國會第一會期表現很有感,尤其許多立法委員對於促進國會改革或《立法院組織法》……等相關法案的修正與草擬皆有許多討論與決議。

回想2015年由公督盟舉辦、民眾票選選出的年度漢字──「新」,是對第九屆國會新面貌的期許和盼望,到底令人耳目一新的國會表現能否延續人民的期待,看下去就知道。

國會改革從強化幕僚專業開始
公督盟相信除了立委們自我約束以及提出改革,國會中還有一群重要的改革推動要手,便是立法院的專業幕僚們,故在第二會期開議前,公督盟理事長黃秀端召集理事及相關評鑑小組成員於8月4日一同前往拜訪、交換改革意見。拜訪狀況如下:

公督盟理事長黃秀端與理事曾建元、預算小組委員徐嬋娟、執行長張宏林……等,前往拜訪立法院預算中心主任方清風與副主任廖文正及各組組長進行座談,延續上次拜會議題討論如何強化立法院專業幕僚、如何提升研究能量等事宜,於座談中廣泛交換意見,並討論出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同時向預算中心請益中央政府預算中值得關注的面向,包括如何增進預、決算評估報告之廣度與深度、亦得知預算中心已安排一系列進修的課程,讓更多的立委助理可以瞭解預算編制中可以關注的焦點,使預算中心能夠成為國會議員最好的夥伴,給予預算、決算審查中更充份的資訊,來監督行政機關,藉由問政「質」的改變,讓國會越來越好。

立法委員行使人事同意權
新國會除了對國會改革的努力外,另一個備受民眾矚目及討論的是在10月25日時,實行了立法委員依《憲法》被賦予對蔡英文總統任命之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的人事同意權,最後在院會投票同意七位司法院大法官的資格。究竟立法委員是依據哪些法律行使人事同意權,公督盟為您整理了《憲法》賦予立法委員行使同意權的程序:

依《憲法》行使人事同意權之程序: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29條至第31條相關規定處理,立法院於收受總統提名咨請同意之議案,即由程序委員會編列議程報告事項,不經討論,交全院委員會審查,全院委員會就被提名人之資格及是否適任之相關事項進行審查與詢問,被提名人應列席說明與答詢。

全院委員會審查完竣後即提報院會以無記名投票表決,經超過全體立法委員½(57席)之同意即為通過,同意權行使之結果,由立法院咨復總統。

《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對於同意權行使之程序僅作原則性規定,至於處理時程及審查、投票表決相關事項,則由院長召集朝野黨團協商,建立運作模式,形成議事先例,以補充成文法規之不足。例如:同意權案全院委員會審查及投票表決之日期、全院委員會審查詢問人數及各黨團分配人數、每位委員詢答時間、詢答方式。

是否舉行公聽會,如果要舉行公聽會,邀請專家學者人數及黨團推薦人數之分配,審查小組委員代表人數及黨團分配人數、公聽會出席代表發言時間及發言順序、被提名人相關資料陳列查閱事宜、投票表決投開票時間、投開票監察員之推派等等相關事項,須透過朝野黨團協商並經院會確認,建立處理共識,使同意權之行使程序順利進行。

議事錄完備須待設備更完善
第九屆國會第一會期有嶄新的改變,讓人民對文明、透明國會的期待又高了些!但關於「一例一休」,不論是各黨立委在委員會的議事攻防或是於公聽會時與民間團體的衝突,大家都還記憶猶新。

公督盟發現本次的爭議當中包含了:1.議事錄記載的問題;2.委員會是否遭召委架空討論;3.立院爆例陋習再現……等問題。

而公督盟針對這三項問題更詳細的論述如下:10月26日社福衛環委員會王育敏委員(國民黨)播出10月5日快速通過一例一休砍國定假日七天假的《勞基法修正案》當時的會議側錄音檔。錄音檔中民進黨召委詢問有無異議時,可以聽見國民黨委員們高聲吶喊「異議」、「反對」的聲音,但因為並未使用麥克風發言,故並未記錄於國會議事錄當中,王育敏委員表示「國會議事錄記載不實應當無效」。

在第九屆第一會期當中,公督盟發現許多立法院硬體設備待改善的問題,最迫切需要加強的是『委員會麥克風數量明顯不足』的問題。「委員會法案及預算審查」時,每委員會僅有2支麥克風,開會時不敷使用,召委使用1支、其他委員輪流使用1支,造成逐條討論並不是每位委員都有麥克風使用。沒有使用麥克風的委員,不但公報無法記載發言,觀看國會頻道的民眾更無法瞭解其發言內容,法案/預算形成的原委也無從得知。

因此,公督盟強烈建議立法院不該省硬體設備,立委對法案討論或預算審查皆有其見解與貢獻,倘若因為沒有使用麥克風發言,而未能記錄於國會議事錄、IVOD觀眾聽不見,這嚴重損害委員發言權利也侵害人民知的權利。

就議事人員而言,應秉持行政中立角度,如實記載委員會發言記錄,但本次卻在政黨間的議事攻防中,意外地成為受害者,議事人員何其無辜。

硬體設施的不足,可能導致議事錄的不完全,公督盟建議立法院需加強其硬體設施,減低議事人員作業上的麻煩。也強力譴責政黨因政策立場不同而將責任歸咎議事人員,使其承擔議事程序不正義所導致的監察院糾舉和法律責任。

譴責社福衛環委員會召委陳瑩、吳玉琴架空委員會討論
2016年10月5日社福衛環委員會民進黨籍召委陳瑩已違反程序正義架空委員會討論強行通過《勞基法修正草案》。很遺憾地27日時民進黨籍召委吳玉琴,再次架空委員會討論機會,直接以投票表決方式決議議事錄。今在人數優勢下確認充滿爭議議事錄,實在令人無法接受,過去舊國會為人所詬病的惡習,不顧議事程序,多數暴力如今重新上演!

公督盟呼籲民進籍召委吳玉琴,政策有人支持、有人反對,但政策的辯論過程一定要公開透明,民進黨過去以國會改革為政見,皆以推動「委員會中心」為改革核心,在就任新會期初,民進黨黨團更針對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曾經提出第九條「第二讀會,針對委員會審查法案之審查意見中,如審查會決議保留條文之條文數為該法案總條文數1/3或以上者,即應決議重付審查。」的修正案,其目的即是希望強化委員會專業審查功能。

而今關係到一千萬名勞工權益的勞基法修正案,民進黨屢次用架空委員會的方式全案併案交黨團協商處理,實在是對「委員會中心主義」的最大諷刺。

立院暴力陋習再現新國會
眾所期待的新國會是擺脫過去「多數暴力、強行通過法規」的行為,也是新國會的主張和訴求。但10月27日,在社福衛環委員會民進黨籍蘇震清委員使用肢體暴力將國民黨籍陳宜民委員從主席桌上推下桌,已經是嚴重的脫序行為。公督盟嚴厲譴責這樣的暴力事件,要求將蘇震清委員當日的脫序行為送紀律委員會審查。

而國民黨至今議事攻防僅是一味的佔領主席台、阻礙議事進行,反而無法明確表達自身訴求。這樣的在野黨議事攻防水準顯然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

2016年已經過去,第二會期也跟著結束,回頭檢視新國會的表現,隨著第一會期的蜜月期與適應期結束,第二會期開始許多重大的議題進入立院審查或討論,不論是10月份的《勞基法修正草案》或是關於婚姻平權立法方式的討論,各政黨立委紛紛表現其看法與立場。對於許多不同立場的議題討論,都將是公督盟於立行性評鑑之外,仍會持續關心與監督的目標,不斷努力監督、倡議,不負人民對於公督盟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