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國會》季刊153期:政府不敢說,人民更惶恐 --台灣急需成立「獨立食品安全評估機構」

文/邵雪嬌(公督盟組織部專員)

公督盟在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的贊助下,於11月舉辦兩場演講—邀請長庚毒物科譚敦慈護理師演講「用制度建構無毒食安鏈」、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周桂田所長演講「自由貿易下的食安」。二位講者不約而同地呼籲政府應改善風險評估機制,更呼籲加強教育推廣。

食安相關法規總向自由貿易低頭
地球村下的貿易,讓很多毒物也跟著全球化,從2005年至今,狂牛症、瘦肉精、戴奧辛、三聚氰胺(毒奶粉)、塑化劑、毒澱粉……等都是毒物全球化的例證,更顯示我國風險控管的漏洞。為避免類似問題,有些人期待政府及法規能為人民把關,杜絕高風險食物(品)進入市場。

可奈事與願違,譚護理師表示:「林杰樑醫師在世時很納悶『政府怎麼可以把人的健康跟貿易綁在一起?』」。周所長則認為,政府在面對外交與國際市場的壓力時,很多東西是不得不鬆綁法規開放進口,所以台灣開放了歐洲不願意開放的「美牛」;甚至在德國已經有學者指出「沒有任何國家可以處理核廢料」時,台灣還在討論到底要不要讓核電廠延役。

人民真的無法承受政府不敢說的真相?
幾次食安風暴中,政府真的未事前預防掌握資訊、進行抽查嗎?抑或政府清楚其中風險,但卻因國際壓力不得不這麼做。倘若如此,政府不敢告訴人民的真相究竟為何?

以近期熱門的核災區食品為例,有民眾投書認為台灣早已和日本談好開放核災區食品,交換台灣的漁權、農產品輸日及降低關稅。這些利益交換如果台灣人民知道了,或許能夠體諒政府的決策。政府當局不敢說出口,只是因為這麼做與過去許多反核的論述矛盾,所以才會低調安排跨部會考察,並私下邀請民間團體隨行,以昭示自己符合「公民參與」、「資訊公開」……等原則。直到消息傳開後,民間團體大力反彈,政府才表示願意花三天開十場公聽會,但因為時程過於倉促所以溝通效果十分有限,周所長也批評這不是好的「風險溝通」。

筆者認為在這資訊爆炸時代,政府很難粉飾太平。倘若政府大方告知人民此項利益交換,讓人民理解此番作為誠如向美軍購買軍備的部分原因是國安考量(繳交保護費)般,或許便能得到民意的體諒。關鍵在於政府是否願意誠實面對、回應民意,而非單向洗腦式地告知人民「很安全、沒問題」。

市場機制不一定牢靠!
有些人認為,開放高風險食品有什麼關係?反對者的理由有二:首先,高風險食品確實可能在消費者的恐慌下被市場淘汰,但也可能因為低價而成為窮人的日常飲食,風險大都由窮人承擔。第二、不信任台灣的檢測結果,因衛服部本身沒有能力進行檢測,委託單位又是擁核機構,抱持其他意見的民間團體無法進入封閉的體制把關檢驗方式。另一方面是,過去台灣更曾發生假商標風暴,所以不透明的檢測、不誠實的標示,都讓消費者選購商品時無法擁有全面的資訊,市場機制跟著失去淘汰劣質商品的功能,甚至可能保障便宜的高風險食物留在市場中。

立委別讓「獨立食品安全評估機構」跳票!
譚護理師和周所長都指出台灣的風險管理制度有待改善。前者提供兩項建議:一、食安五環應納入毒物研究結果進入風險評估。二、現行教育推廣十分不足,政府的風險事前預防不應忽略這一部分。

對此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感嘆:「政府用在食品教育的預算,每年僅有一千萬元,政府寧可將經費投入末端的醫療,而不是在前端就先做好教育」。周所長則全面檢討台灣的風險評估機制,並建議政府進行風險評估時應加入公民團體的意見,並在風險評估後加強和人民溝通,一同商討解決辦法。

事實上,在2016年8月、9月的「台灣食品安全高峰會」,出席的立委及行政官員許諾成立「獨立食品安全評估機構」,該機構不只將進行風險評估,也將會與利害關係人充分溝通,避免消費者因為不夠瞭解商品資訊而在購買時成為冤大頭。

對此,被外界封為食安立委的吳焜裕委員也曾在受訪時承諾,上任後會推動政府設置獨立的風險機構。蔡英文總統也曾許諾架構一個專責的「食安風險評估委員會與毒化物管理機構」,明年行政機關更擬將食安預算提高五成,以強化管理、提升查驗量能。把關機構尚未成立,日前陳曼麗委員就異於過往杜絕風險食物的立場,主動提案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筆者認為政府面對經貿壓力時如果希望能擁有較多談判籌碼,並取得人民支持,則須儘速改革風險評估機制。

食安風險今昔迥異,政府評估機制應改革!
最後,周所長也透過表1說明今昔風險管理的改變:傳統的風險類型成因單純,且擴散範圍限於單一地區,所以很容易對症下藥,國家只要主導社會資源採取行動即可止血。相較之下,在全球化後的食安等問題成因複雜,病菌等容易跨國傳染,很多時候問題的成因並不明顯,難以對症下藥,衝擊規模更難以控制。對此,只靠單一學科、國家不太能解決問題,必須整合跨領域的專業,並尋求他國協助,整合跨國資源,禽流感就是很好的例證。基此,面對風險全球流竄的狀況,政府若要替人民把關食安風險,則務必調整風險控管機制。

表1 風險治理在全球化下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