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只因為很台 所以要攔查 (03/23)

著/施並錫教授

二○○七中秋前夕,我因寫生返北。曬得黝黑,風塵僕僕,提著畫具,在承德路從統聯巴士下車。沒走幾步,三個警察包夾了我,凶巴巴地問我從哪裡「上岸」,要我出示身分證。我並未隨身攜帶身分證,警察凶狠地要我跟他們回分局。幸好教授證留在皮夾,警察態度才趨於緩和。

然而我在彼時覺得受到莫大屈辱,尤其那些同車乘客對我投以鄙視、不屑的眼光時,我很能體會李永得的感受和心情。這絕非那些無同理心而瞎掰說風涼話的網友們,以及一些仇視民進黨官員而見縫插針的黨國孤臣孽子們所能領略的。

見縫插針的說詞是李永得的一句「警察國家」,沸沸揚揚。「警察國家」始作俑者絕非民進黨,自一九四九年到晚近,警察國家「曾經」或「一直」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前幾年,警察都敢於「青天白日」之下,公然折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三一八對學生施以致命棒擊。請問這不是警察國家,那什麼才叫警察國家?盤根錯節,重重簾幕密遮燈的警政系統,豈是那突然執政,又優柔寡斷的民進黨人管得動的!

本文無意責怪辛苦的基層警察,只是要呼籲依法行政或行動時,請同步維護國人的人權、尊嚴和自由。

從李永得和本人的巧遇(前者穿夾腳拖;後者膚色黑而被攔查),吾人還要正視「族群成見」(racial stereotypes)在台灣社會並未消除。大中原至上意識者之外,許多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其內心一樣歧視凡「屬於台灣」的種種。在這些嚴重欠缺人文素養、歷史意識和邏輯思維者的心目中,有台味者,必屬低三下四之流。

此先入為主的模式化思維,輕率融入警界人士判斷是非善惡的依據,偏見滲入教戰守則。懇請人民保母們,記得「人不可貌相」、「身上無衣被人欺」的古訓。籲請警大或警專加開人文、台灣認同、藝術和邏輯課程。

(作者為前師大美術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