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國會》Vol.155:「監督國會」到「監督議會」

撰文/林瑞霞館長 嘉義市桃山人文館館長

「權力讓人腐化,愈大的權力愈大腐化」所以當馬英九贏得大位,國會又掌握絕對多數時,很高興,有一票進步的公民團體組成「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以下簡稱「公督盟」),很高興能加入這個聯盟。

猶記得2008年,我號召嘉義鄉親,5個人搭第一班往高雄的區間車,第一次參加立委的評鑑。當時心裡想「這麼有意義的活動,應該遍地開花,每個城市都有才對啊!

就跟當時的秘書長何宗勳說:「嘉義也要辦,人員我來招募,場地我來負責,你們只要負責人員下來就好!」

我的信念是:民主一定要紮根基層,才能樹頭在(穩),不怕樹尾作風颱(台灣俗諺),就這樣持續幾年,嘉義一定協同辦理立委評鑑,落實主權在民。

雖然「主權在民」人人朗朗上口,但落實在生活,其實是有段距離。我第一次和嘉大學生議會合作辦理立委IVOD評鑑,學生社團輔導老師居然跟大學生問「學生評鑑立委,可以嗎?好嗎?」更凸顯這件事的必要性和其重大意義。

台灣選舉頻繁,也讓一般人誤將選舉當成民主的全部,結果是「當你投下那一票的時候,你是主人;等投完那一票,你又變成奴隸!」

所以落實主權在民,應該從投完票,選舉結果公布的那一刻開始!人民要將「選民」轉變成「公民」進行監督。跳脫政黨顏色,堅持「管他黑貓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奉行「有監督,人民作主;無監督,人民作奴」

2015年,我又將這樣的監督理念,運用在監督議會。

台灣的民主受到戒嚴白色恐怖的嚴重扭曲,地方選舉長期為派系壟斷,甚至淪為黑道漂白的利器,當很多家長告誡孩子「不要膨政治」時,有一段時間,黑道背景的議長掌握了全台灣的議會!鄭太吉是令人難忘的記憶。難怪,張宏林秘書長調侃地說「其實黑道比一般人更懂政治!」

長期來很多議會,議員將選民服務,跑紅白帖、幫選民違法消除罰單,當成他們的全部,徒領出席費,根本不出席開會!

推動台灣的轉型正義,不是口號,也不是哪一個政黨或總統的責任,而是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讓議會的生態能跟上這波公民社會抬頭的潮流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