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改革國會 源頭就在政黨提名

 

【本報訊】 或許是與總統大選合併的關係,立委選舉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這次除了各黨在艱困選區推出那些刺客人選外,國會改革、立委表現等似乎早成為選舉中消失的議題。

在台灣國會形象低落早就是常識,即使行政部門聲望最差的時刻,總還會有國會殿底。這幾年來不論那個機構進行調查,國會的民意支持度都是敬陪末座,日前「群我倫理促進會」進行的一份社會信任度調查中,立委的社會信任度倒數第四,只贏了媒體名嘴及命理師。

假使總統、閣揆、內閣閣員支持度掉到這種地步,恐怕早就引發全民恐慌了,因為聲望低的總統內閣變成跛鴨,大概就註定無法推動重大政策;但是,國會或立委的聲望很差,大家卻安之若素,不是認為理所當然,就是陷入嚴重的改革無望論。

其中最大的危險在於,一個外在及自我期許都很低的機關,既然毫無榮譽感,似乎更可能成為混水摸魚、利益輸送的部門。 就以立法院休會前封殺追查欠稅大戶的《稅捐稽徵法》修正草案為例,立法院九十六年修法,給財政部五年時間追查舊的欠稅大戶,時限明年三月四日到期,屆時將有一千二百億的欠稅從人間蒸發,行政部門提案將追查期限從五年延到十年;不過,此一修正案卻在休會前被無黨聯盟擋了下來,到底是真的從人權角度出發、抑或有欠稅大戶真的可從此脫身,恐怕還有待觀察! 如果說立法院經常照顧少數人的利益,但當國會開始考量多數人利益時,卻也常在專業能力上出問題。例如,延宕多年的《法官法》終於三讀通過,卻出現檢察官任用資格比法官的任用資格還嚴格的扞格狀況;同樣的,在審議《兒少法》時,不但出現侵犯言論自由的條文,更是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但立委似乎連基本的立法技術都無法兼顧。

更嚴重的是,朝野極端對立、卻以國會為戰場,去年此時國會還常常全天上演全武行、以脅迫方式不讓立委投票的鬧劇,要不是接下來的五都選舉、及未來的總統大選,讓兩黨立委稍為收斂,否則立法院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打架院。 其實,國會形象並非一直如此負面,剛解嚴後,少數的民進黨菁英立委就逼使國民黨合作,推動國會全面改選;近年來,社會各界改革國會的呼聲甚高,但卻是愈改愈糟。民國九十四年修憲改制後的單一選區選制,近來成為眾矢之的,論者認為,當選區小到跟選里長差不多,就難怪立委愈來愈不專業,將多數問政的時間,都拿來跑攤。 即使小選區有可能劣幣驅逐良幣,但負責提名的政黨卻並非沒有運作的空間。

就以這次各黨黨內立委初選而言,面對更基層的地方首長挑戰,現任立委幾乎都不是對手,讓各界擔憂,未來國會恐怕只有跑攤立委。面對這樣的隱憂,兩黨高層至少都採取行動,例如,有案在身的平鎮市長被勸退;同樣的,國民黨也在新北市第四選區勸退新莊區長,由問政風評不錯的現任立委李鴻鈞出馬。在民進黨方面,黨主席蔡英文同樣協調勸退風波不斷的市議員王定宇,台南市第五選區由資深大將陳唐山為黨出征。

這些人選的更替看起來不是大事,但其實有小兵立大功的功能,試想,當國民黨的李鴻鈞對上民進黨的林濁水,至少不是一人跑攤、一人談理念的不對稱戰爭;而當民進黨的陳唐山對上國民黨的李全教,這戰選戰至少不會整天在深綠談話節目中上演。 接下來,朝野兩黨都將完成不分區立委提名,由於這次都不必經過黨內初選,兩黨黨中央更是責無旁貸,沒有提出爛名單的道理。

比較可惜的是,各政黨目前對不分區立委的考量,似乎都是從權力角度出發,較缺乏專業層面的考量。 例如,國民黨要處理的是現任立法院長王金平能否再續任不分區立委的難題;民進黨雖然將蘇貞昌、謝長廷等昔日天王排入不分區名單,考慮的卻是派系平衡及衝刺國會席次,並未趁此機會考量國會領袖人選,國會沒有一言九鼎的領袖來帶領,個別立委就更可能用衝突來取代議事能力。 國會表現良窳,立委選制及國會議事制度當然也都是關鍵因素,但是,任何制度都不能擺脫人的因素,台灣如果要進行下一階段的國會改革,現階段至少要找到對的人去推動;在正式提名前,這完全屬於政黨該負起來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