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國會生態可能生變

文/顧忠華

近一個月來,親民黨展現了企圖心,準備以全台點火的方式,提名區域立委候選人,更延攬社會知名人士列入不分區名單。而台聯黨也積極徵詢不分區可能人選,努力搶攻「第二票」。如果這兩個小黨皆能衝過五%的門檻,取得分配不分區立委席次的資格,明年無論總統選舉鹿死誰手,國會的生態勢必產生結構性的變化,不只是「三黨不過半」,或許將上演多黨林立、合縱連橫的精彩戲碼。

事實上,目前立委選舉採用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是在二○○八年才第一次實施,再加上中選會宣導不力,的確有許多人並不了解所投的「第二票」(亦可稱作「政黨票」)有何作用?但在親民黨和台聯黨持續向選民喊話下,不排除明年的立委選舉會出現較明顯的分裂投票,亦即選民不見得在投政黨票時,會選擇與他支持的區域立委候選人同樣的政黨。換句話說,即使小黨無法在區域立委的競爭中突圍而出,仍然有機會藉由超過五%選民的認同,在國會中取得發言權,甚或組成黨團,成為關鍵少數。

台灣的選舉之所以好看,便是在這樣的制度變遷中,讓政治系統變得更複雜、更難以計算,充滿了可塑性。而為了因應新的國會生態,許多不合宜的規章或慣例應該重新檢討,才能夠讓國會充分發揮反映民意、監督施政的功能。

舉例來說,程序委員會已淪為多數黨阻礙少數黨提案的黑箱,並不符合程序正義,下屆國會應當修改內規,將程序委員會排法案之過程全程記錄並公開,才算落實了國會透明化的基本要求。又如行之有年的黨團協商,經常架空了委員會的權限,使得政策辯論不受重視,只依靠黨團幹部穿梭協調,但若有立法疏失時,卻難以課責,對於這類「潛規則」,新國會皆應進行全面改革。

總之,新國會的風雲再起,說不定是台灣民主深化的契機,這比建造一棟新的國會大樓,影響更為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