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改革選制 擺脫全球最無能國會

【聯合報╱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美國雜誌「外交政策」最近將台灣國會列為全球最無能的國會之一。筆者想以此為引子,談談有關台灣國會選制改革問題。

在現行立委選制下,出現幾個問題,一是不比例性的問題,難以正確表彰選民真意;二是國會議員關心的議題過度地方化,已對全國性議題的討論產生干擾。

在「不比例性」部分,理論上國會應該扮演「民意地圖」的角色,儘可能比例性的反映選民的偏好結構。然而,由於我國國會選舉度偏重於區域立委,區域立委又採取勝者全拿的單一選區選制,故使得國會仍呈現相當的「不比例性」。

以二○○八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率百分之五十三點五,當選席次率卻為百分之七十七點二二,相較民進黨區域立委得票率百分之卅八點二,當選席次率只百分之十七點八,這使得國會裡的「民意地圖」呈現了與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第二個問題是,我國不分區立委的席次過少,不分區立委也無法在國會發揮領導全國性議題的作用,於是區域立委傾向強調地方議題,也使得全國性議題與地方性議題的關注度失衡,這並不利於長遠的國家競爭力。

筆者的建議有二:

第一,區域立委名額不變,但增加不分區立委名額使之與區域立委名額相同,讓全國性議題與地方性議題得到適當的平衡。

第二,採用德國式的「單一選區聯立制」的國會選制,以落實國會的比例性。目前國會選制採取的是日本式的「單一選區並立制」,亦即立委選舉不分區政黨票和區域的得票是互相獨立,各選各的。但德國的聯立式兩票制,不分區與區域得票卻有連動性,並且真正重要的是不分區的政黨票,由它決定政黨最後的總席次。這使得最後總席次反映政黨票的得票比例,合乎民意對政黨支持的比例分配。 看起來二○一二的大選,是不可能實現包括總統與立委選制等的改革,誠盼朝野政治人物,至少把選制改革放在心上,期待在二○一六的選舉,我們可以見到更好的選舉方式。